Vinier_沫沫

刚刚好01

#瑞文半现实向,有私设

#孟瑞已婚设定,雷者勿戳

#结局he,be自由心定

#人物略ooc,

#圈地自萌,勿上升!【高亮!!!】

九月第一天,开始复健,旧文重修重发。




1

王博文重新踏上北京,这片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王博文突然觉得巴黎的风景再美,北京的空气在有多少阴霾,但北京这片土地还是能给他一种安心的感觉。

也许是下意识的把北京当做了另一个故乡吧,这大概是每个北漂的人都会有的感受。北京承载着王博文太多的东西,可以说王博文最怀念的时光都和这座城市有关。那些已经慢慢褪去的岁月,慢慢被遗忘的奋斗岁月。

可是,真的完全是这样吗?

至少王博文自己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也可以说是一直这样的自我催眠。

因为一个人恋上一座城。纯属放屁。

王博文深吸一口气,自己一个人走出机场。这种趋于平常人的生活王博文早就习惯了,况且王博文已经不再是当年内个二十出头的大男生了。

王博文轻车熟路的来到孟瑞家门口,说是轻车熟路,可这也是王博文第一次来孟瑞家,尽管这几年王博文一直生活在国外,但每次孟瑞搬家他都会收到孟瑞寄来的钥匙和新家地址。而且孟瑞每次好像都是算好了一样,每次王博文刚收到孟瑞寄过来的东西的时候,孟瑞都会一通越洋电话打过来,简直是分毫不差。一遍遍说着家里的住址,生怕王博文回来的时候找不到,以至于孟瑞的每个家住址,王博文都牢牢的记住了。

王博文看着手里的钥匙,又看了看眼前的住宅,无声的叹了口气。孟瑞这几年发展越来越好,住房也是换了好几次。光王博文收到的钥匙就有好几把,尽管有的钥匙从来没有用过,以后也不见得有机会用到,但每一把钥匙,王博文都把它好好的收了起来。

孟瑞换过这么多住处,这里确实王博文来过的,第二个孟瑞真正意义上的家。之前去过的还是在好多年前,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孟瑞住的公寓。当时的公寓和眼前的住宅可以说是没有办法比的,可王博文更怀念当时的公寓,仅管不是特别大,但却很有家的味道。

王博文走上前去,用钥匙把门打开,脑子里却一直在想一会儿见到孟瑞的时候说什么。他没有告诉孟瑞今天会回来,他提前毕业这是孟瑞不知道的。

可现实总是和想象不一样,就比如现在。

王博文想过很多见面的场景,也许看见的是空无一人的房子,毕竟孟瑞现在经常忙到来不及回家。也想过会看见他们夫妻相敬如宾,一副幸福美满的样子。

是,孟瑞结婚了,两年前就结婚了。

孟瑞结婚的对象是圈外人,是孟瑞家里人介绍的。王博文有见过照片,没有太过惊为天人的外貌,但一看就是可以相夫教子的内种典型的东方女性。

这两年每次孟瑞打电话来,王博文也会问一句他的妻子,从孟瑞的话语中王博文知道他们生活的很幸福,而且王博文一直都觉得孟瑞会是个好丈夫,会是个好父亲。

王博文来之前还在想这么突然闯到人家家里,就算孟瑞不说什么,那家里的女主人会不会不高兴。可是现在的一切都说明王博文想多了。

王博文站在门口和客厅里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响响,你站在那干嘛?”

孟瑞看着自家两岁的儿子站在客厅里一直盯着门口看,走到儿子身旁顺着儿子的视线看见了站在大门口的人。

“小白?”孟瑞吃了一惊,“你怎么回来了?”孟瑞走到王博文身旁拿过王博文的箱子,一只手搭在王博文肩膀上,脸上的笑抑制不住的看着小白,“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

“为了给你个惊喜啊。”

孟瑞听了脸上的笑又加深了几分,“进来先坐吧。”

王博文坐在沙发上看了看四周,偏欧式的装修风格,果然是孟瑞会喜欢的风格。

王博文看了看目光又回到刚才内个小孩身上,王博文笑了笑,走到小孩身边蹲了下来,一把把小孩抱了起来,小孩也好像不怕生一样,往王博文怀里蹭了蹭。

王博文笑着把小孩抱到了沙发上,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冲着从客房出来的孟瑞说道,“你儿子?”

“是啊,两岁了都。”孟瑞说着走进餐厅。

“是嘛?”王博文低头看着小孩,“你两岁了啊?你叫什么嘛啊?”

孟瑞端了杯水放到王博文面前,“喝水。”坐到王博文身边拉着自家儿子的小胳膊,逗弄着说道,“响响,来叫叔叔。”

王博文突然一愣,抬头看着孟瑞,“他叫孟响?”

“是啊,”孟瑞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满脸笑容对上了王博文的眼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但嘴角还是微微上扬,“响亮的响。”

“这样啊。”王博文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大,把目光移开,调整了一下表情,转过头瞪了孟瑞一眼,“你儿子都这么大了,你也没告诉我,什么意思啊,你说?”说完了又白了孟瑞一眼。

“我这两年陪他的时间都很少,也是没什么概念,哈哈哈。”孟瑞又低头捏了捏王博文怀里小孟响的脸。

王博文这次白眼也是要翻到天上去了,“那,他妈妈呢?怎么没看见嫂子。”

“她家里内边出了点事,她回去住几天。”

“那就你一个人照顾他?”王博文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孟瑞。

“怎么,不行啊。”本来想表现的很严肃,可是一看见王博文内双眼睛孟瑞就忍不住想笑。

“你还有时间照顾他?您这大忙人。”王博文故意呛了孟瑞一句。

“我刚从组里出来,这次进组了好几个月,所以想歇歇了,正好在家陪陪他。”

“哦。”王博文低头玩着小孟响的小手,“他好乖啊,一点都不怕生,少爷,他有干爹了嘛?我当他干爹吧。”

王博文一脸期待的看着孟瑞,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特别好看。

“干爹你是没什么戏了,表弟早就说要当他干爹了,但是,”孟瑞一脸正经的看着王博文,“干妈还没有,要不然你当他干妈算了,哈哈哈哈。”

“嘿,我看你也是欠收拾了,又打算跪点什么了是嘛。你想好了再说。”

“怎么?你是打算让我跪键盘还是跪榴莲啊?”孟瑞说着一脸坏笑的看着王博文。

王博文怀里抱着小孟响,没有手去推他,只能一个劲的往后躲。

“喂喂喂,你可是有妇之夫,你要干嘛。”

孟瑞就是喜欢看王博文害羞时的小表情,他越是这么说孟瑞越是想逗逗他。

“粑粑。”

孟瑞被自己儿子这一声“粑粑”一下子叫停住了,差一点没有扭到脖子。

“哈哈哈,”王博文往旁边坐了坐,看着孟瑞直起身子揉着脖子忍不住幸灾乐祸,“哎,活该。还是我们孟响乖,来叔叔亲你一个。“

“嘶,”孟瑞揉着脖子瞪着小孟响,“你是谁儿子啊,刚见面就帮着他。”

“你这就是活该,报应,还怪我们,是不是?”王博文逗着怀里的小孟响,小孟响两个大眼睛看了看自家爸爸,又看了看抱着自己的叔叔,点了点头,“咯咯咯”的笑着。

“嘿,你。。。”

“少爷,我饿了。”

孟瑞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看着王博文问道,“要吃什么?”

“嗯,”王博文想了想,“客随主便吧。”

孟瑞瞥了王博文一眼,揉着脖子向厨房走去,“客随主便,你不吃的东西这么多,让你吃你吃吗,真是的,王博文儿,你现在怎么那么假了。“

“你说什么?”王博文跟着孟瑞进了厨房。

“哦,没事,我是说家里没什么吃的了,给你下点面吃吧。”

“你也就会下面,”王博文白了孟瑞一眼,“都行了,你看着弄吧。”

“那你还。。。”

“啪。”客厅里传来的声音把两个人都吸引了,只不过王博文表现的更紧张,赶紧从厨房里出去了。

“怎么了?摔到哪了嘛?疼吗?”

王博文把小孟响从地上扶起来,仔细的检查着有没有摔到哪。

“你这么紧张干嘛?”孟瑞从厨房探出头来,“家里都铺了地毯,摔倒了也不疼,而且他现在走路还不稳,他都摔习惯了。”

“有你这么当爸的嘛!”王博文瞪了孟瑞一眼,“我们不理粑粑,来叔叔看看有没有摔到哪啊。”

孟瑞看王博文又和小孟响玩到一起去了,也没有打算在理自己了,索性在厨房老老实实的下面。

把水放在锅里,等着水烧开。一边等着水烧开,一边打开微博打发着时间,发现自己之前发的微博还是在说剧组的进度,也是有一个月没有更新了。孟瑞忙起来以后,就把自己的微博大号交个经纪人去打理了,自己申了个小号时不时的窥屏。虽说自己是不是的也会更新一些动态,但大部分还是用来发布形成什么的。

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孟瑞拿起手机站在厨房门口给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王博文和在王博文怀里的小孟响照了一张相。

“好久不见,想你们了。你呢?”

一句话贴上刚才的照片,点了发送。

把手机放在一边,水也开了,把面下了进去,又卧了一个鸡蛋在里面,放上点酱油,出锅前点了两滴香油。

大功告成。

“过来吃吧。”

“好。那你先自己玩,一会儿叔叔再来陪你玩。”

王博文走到餐厅,孟瑞已经把面盛好放在桌子上了,王博文拉开孟瑞对面的椅子,用筷子挑了挑碗里的面,看见碗底的鸡蛋时笑了笑,“什么时候,孟大少爷还学会做饭了。”

“呵,这有什么,等下次给你做顿好的。”

王博文听着又翻了孟瑞一个白眼。

“看什么呢?”王博文看孟瑞从刚才就一直盯着手机看个不停。

“刚发了条微博,看看评论。”

以孟瑞现在的人气,发一条微博没有几分钟评论也可以上几百条,一条条的看也是看不过来了。

“看得过来吗?”王博文一边吃着面一边抬头问着孟瑞。

“还行吧,没发多长时间。”

孟瑞翻着底下的评论,也没有什么太新奇的评论,大概就是,“想你啊,终于发微博了。”“孟大爷,终于把微博密码想起来是嘛。”“失踪人口终于回归了啊。”类似这一系列的。但是在这么多评论里有一条吸引孟瑞的视线。

“哇的一声哭出来了!!!照片上是小白和小孟响嘛?!!!少爷,你们终于发糖了!!连微博说话方式,都变成当年那样了。”

孟瑞看着评论笑了笑,抬头看着正在吃东西的王博文,“哎,小白,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啊?”小白抽了一张纸擦了擦手,接过孟瑞递过来的手机。

王博文看着这条评论,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表达才对。

孟瑞发的内张图如果放大看是可以看出开是王博文的,只不过这几年王博文早就淡出人们的视线,熟悉他的人越来越少了。

“没想到当年追我们的人,到现在还有啊。”

“遇见他们也真是我们的幸运。”

从不害怕面对什么,是因为他们知道转过身,会有守护着他们,而这份守护比什么都珍贵。


“话说,谁让你偷拍我的!”

“嘻嘻,挺好看的啊。”


“你不说,我不说,她们都不说,那藏在心里好不好。”
妈蛋啊!前两天补视频被姑爷的这句话戳到了泪点

今天看艾艾直播,唱花好圆月夜,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是舍不得毕业啊
唉!

梦间集原著人物关系连携整理

整理的超棒,谢谢太太

阿笑乖乖:

梦间集原著人物关系


[ps:修改了一下,有些不对的地方修改了然后有些补充了一下。也欢迎大神继续补充,希望我能抽到紫薇(趴下)]


五花:
玄铁重剑[杨过]:
[宝器横世—倚天剑]:玄铁重剑熔铸成倚天和屠龙,梦间集里倚天和屠龙的爸爸。
[重剑之锋—屠龙刀]:见倚天。
[神雕剑侠—君子剑]:同物主。


紫薇软剑[独孤求败]
[锋芒毕露—青光利剑]:同物主。
[刚柔并济—玄铁重剑]:都为独孤求败遗物。
[怀柔天下—金玲索]:杨过于蛇腹中取得紫薇软剑,连携为小龙女。


孤剑[公孙止]:
还没出


碧海玉箫[黄药师]:
[桃花落英—分水峨眉刺]:峨眉刺[黄蓉]为玉箫[黄药师]之女[子?],连携为父女[子?]关系。
[散花去势—毒龙银鞭]:毒龙[梅超风]为玉箫[黄药师]之徒,新修版玉箫[黄药师]对毒龙[梅超风]有爱慕之心?连携属于师徒关系。
[东邪北丐—绿竹棒]:都为五绝之一。


圣火令[张无忌]:
[号令群雄—屠龙刀]:都归张无忌所有。
[弱水柔易—真武剑]:和张三丰的连携。
[丹心如故—白虹剑]:教主与护教法王。


真武剑[张三丰]:
[了悟红尘—倚天剑]:郭襄出家后,张君宝也出家变成张三丰了。
[弱水柔易—圣火令]:和张无忌的连携。
[雏凤清声—屠龙刀]:同上。


青光利剑[独孤求败]:
[锋芒毕露—紫薇软剑]:都为独孤遗物。
[无坚不摧—玄铁重剑]:为独孤遗物。
[其利断金—倚天剑]:原设里都锋利无比。


归一剑[王重阳]:
[北斗七星—秋水剑]:王重阳创北斗七星阵,秋水剑曾为他的武器,后送给孙不二。
[譬如朝露—金玲索]:连携是林朝英,好吧,这一对冤家情侣。


灵蛇[欧阳锋]:
[忠贞不渝—飞燕]:见飞燕。
[龙蛇相泯—绿竹棒]:都为五绝之一。
[蛇蝎为心—紫薇软剑]:可能是因为欧阳锋养蛇,紫薇被蛇吞入过。


神雕[独孤求败的伙伴,杨过的半师半友]:
[绝世寒光—倚天剑]:?
[一击破敌—玄铁重剑]:神雕为杨过伙伴,玄铁为杨过所有。
[冠绝三军—密宗金轮]:随杨过从金轮法王底下救出郭襄。


四花:
毒龙银鞭[梅超风]:
[散花去势—碧海玉箫]:详见玉箫。
[同音共律—分水峨嵋刺]:峨眉刺[黄蓉]与毒龙[梅超风]为师姐妹[兄弟?]
[骷髅百爪—浮生剑]:浮生剑[杨康]为毒龙[梅超风]之徒,连携属于师徒关系。


妙手白扇[朱聪]:
[契若金兰—伏魔杖]:江南七怪义结金兰,属于义兄弟关系。
[刁钻古怪—虎头金刀]:江南七怪为虎头金刀[郭靖]启蒙师父, 连携属于师徒关系。
[冤家路窄—毒龙银鞭]:“江南七怪”张阿生被“黑风双煞”之一陈玄风杀死,毒龙[梅超风]双眼也被江南七怪刺瞎。


飞燕[欧阳克]:
[忠贞不渝—灵蛇]:表面叔侄,实际为父子[亮瞎了我的眼]
[不共戴天—浮生剑]:欧阳克调戏穆念慈,被杨康所杀。[这个代入简直太tm带感了。]
[桃花流水—分水峨眉刺]:欧阳叔侄曾去桃花岛提亲,欧阳克喜欢黄蓉。[把飞燕代入欧阳克简直不敢想象]


齐眉棍[张君宝(张三丰)]:
[佛道同源—倚天剑]:一见倚天(郭襄)误百年(?),深爱(暗恋)倚天(郭襄)一人一辈子。
[一脉相连—真武剑]:同物主。


绿竹棒[洪七公,梦间集里为浮生剑假扮]:
[浮游逍遥—柳叶刀]:教了柳叶刀[穆念慈]三天逍遥游。
[神丐传人—分水峨嵋刺]:丐帮帮主传给了峨眉刺[黄蓉]。


白虹剑[殷天正]:
[丹心如故—圣火令]:教主与护教法王。不过圣火令是张无忌的,白虹剑是殷天正的,那么……[补充:白眉鹰王虽然另立天鹰教,但护教之心未变,最后归教,外公和外孙的连携]
[一代宗师—真武剑]:邪道与正道宗师。


秋水剑[孙不二]:
[刚劲柔肠—金玲索]:秋水剑曾为王重阳之武器,后送给孙不二。与林朝英的连携,或许也可以理解为孙“刚”?龙“柔”?
[万骨皆枯—毒龙银鞭]:毒龙银鞭[梅超风]于牛家村遇全真七子,双方大战。


浮生剑[杨康]:
[靖康之义—虎头金刀]:结义兄弟。
[骷髅白骨—毒龙银鞭]:师徒关系。


倚天剑[郭襄]:
[武林至尊—屠龙刀]:都为玄铁重剑熔铸而成,“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了悟红尘—真武剑]:郭襄出家,张君宝也随之出家。
[宝器横世—玄铁重剑]:见玄铁。


屠龙刀[张无忌]:
[武林至尊—倚天剑]:见倚天。
[重剑之锋—玄铁重剑]:见玄铁。
[号令群雄—圣火令]:都归张无忌所有。


淑女剑[小龙女]:
[花前月下—君子剑]:和杨过的连携。
[洛神凌波—金玲索]:同物主。
[古墓双绝—银缕拂尘]:银缕拂尘[李莫愁]为淑女剑[小龙女]的师姐(兄?)。


君子剑[杨过]:
[花前月下—淑女剑]:为小龙女的连携。
[神雕剑侠—玄铁重剑]:同物主。
[回马枪—浮生剑]:君子剑[杨过]为浮生剑[杨康]之子,连携属于父子关系。


银缕拂尘[李莫愁]:
[千丝万缕—金丝冰绡]:师姐妹(兄弟?)
[风月无情—冰魄银针]:同物主。
[灭情绝意—倚天剑]:抢走襁褓中的倚天[郭襄],并当了几天奶妈(爸?),待之如亲女(儿?)


冰魄神针[李莫愁]:
[风月无情—银缕拂尘]:同物主。
[暗毒伤人—御蜂]:师姐妹[兄弟?]
[赤口毒舌—毒龙银鞭]:被拿来与毒龙[梅超风]比较。


灵狐[瑛姑]:
[神机妙算—分水峨嵋刺]:峨眉刺[黄蓉]叫破灵狐[瑛姑]的算题答案。
[大智若愚—虎头金刀]:瑛姑嫌郭靖蠢。


九曲青丝[公孙止]
[天网无情—孤剑]:同物主。
[密网恢恢—曦月刀]:同物主。
[青衫冷颜—龙骨寒星]:夫妻连携。


曦月刀[公孙止]
没出


三花:
金刚降魔杵[达尔巴]:
[金鼓齐鸣—密宗金轮]:降魔杵[达尔巴]为密宗金轮[金轮法王]二弟子 连携属于师徒关系。
[金刚怒目—洛阳扇]:为师兄弟。
[看朱成碧—君子剑]君子剑[杨过]戏弄过降魔杵[达尔巴]。


洛阳扇[霍都]:
[大浪淘沙—密宗金轮]:洛阳扇[霍都]为密宗金轮[金轮法王]三弟子。属于师徒关系。
[金刚怒目—金刚降魔杵]:详见降魔杵。
[云霓之望—金玲索]:洛阳扇[霍都]去提亲。


龙骨寒星[裘千尺]:
[绝处相逢—君子剑]:君子剑[杨过]在鳄鱼池遇到龙骨寒星[裘千尺]。
[冷剑飞星—曦月刀]:夫妻连携
[笑面毒心—孤剑]:夫妻连携
(关于这一对,死一起也是活该)


越女剑[韩小莹]:
[棠棣之花—妙手白扇]:“江南七怪”,结义金兰。
[绿鬓朱颜—淑女剑]:唯二女性。


柳叶刀[穆念慈]:
[绣鞋锦袍—浮生剑]:柳叶刀[穆念慈]为浮生剑[杨康]之妻。
[毒龙出洞—杨家枪]:柳叶刀[穆念慈]被杨家枪[杨铁心]收作义女(子?)
[浮游逍遥—绿竹棒]:见绿竹。


杨家枪[杨铁心]:
[毒龙出洞—柳叶刀]:见柳叶刀。
[生龙活虎—虎头金刀]:一直在寻找虎头金刀[郭靖]。


虎头金刀[郭靖]:
[只如初见—分水峨眉刺]:夫妻连携。
[谆谆教导—伏魔杖]:师徒连携。
[刁钻古怪—妙手白扇]:师徒连携。


分水峨眉刺[黄蓉]:
[桃花落英—碧海玉箫]:见玉箫。
[只如初见—虎头金刀]:夫妻连携。
[同音共律—毒龙银鞭]:师姐妹(兄弟?)。


金玲索[小龙女]:
[金体玉魄—金丝冰绡]:同物主。
[巧夺天工—御蜂]:同物主。
[洛神凌波—淑女剑]:同物主。


御峰[小龙女]:
[巧夺天工—金玲索]:同物主。
[浑然天成—金丝冰绡]:同物主。
[暗毒伤人—冰魄银针]:师姐妹[兄弟?]


金丝冰绡[小龙女]:
[金体玉魄—金玲索]:同物主。
[浑然天成—御蜂]:同物主。
[千丝万缕—银缕拂尘]:师姐妹[兄弟?]


那迦[尼摩星]:
[当世宗师—密宗金轮]:同样效力于蒙古。
[暗地暗毒—冰魄银针]:被杨过布下陷阱中毒。


流光银刀[陆无双]:
[五指血印—银缕拂尘]:拂尘[李莫愁]灭陆家满门,后成拂尘[李莫愁]之徒。
[百记破敌—君子剑]:假扮新婚夫妇避开敌人。心系君子剑[杨过]。
[眉含秋霜—金玲索]:君子剑[杨过]早期觉得她俩很像(?)这个词是描述小龙女的。


伏魔杖[柯镇恶]:
[谆谆教导—虎头金刀]:师徒关系。
[契若金兰—妙手白扇]:结义金兰。
[狭路相逢—银缕拂尘]:伏魔杖[柯镇恶]遇正想灭陆家满门拂尘[李莫愁]。


密宗金轮[金轮法王]:
[舍身饲虎—倚天剑]:欲收倚天[郭襄]为徒,后谋杀未遂。新修版中法王(国师?)对其待之如亲女(儿?)疼爱非常。并且成为金轮徒弟,而金轮最后为其而牺牲。
[金鼓齐鸣—金刚降魔杵]:师徒。
[当代宗师—那迦]:见那迦。


——关于涉及原著的cp:


玄铁重剑+君子剑(杨过)x金玲索+御蜂+金丝冰绡+淑女剑(小龙女)


虎头金刀(郭靖)x分水峨眉刺(黄蓉)


浮生剑(杨康)x柳叶刀(穆念慈)


九曲青丝+曦月刀+孤剑(公孙止)x龙骨寒星(裘千尺)


归一剑(王重阳)x金玲索(林朝英)


【这些算是原著的cp连携?】


——以及单恋组的连携(不能算是cp,不过萌不萌看自己?):


真武剑+齐眉棍(张三丰)→(暗恋)倚天剑(郭襄)


流光银刀(陆无双)→(倾心)君子剑(杨过)


飞燕(欧阳克)→(喜欢?)分水峨嵋刺(黄蓉)


洛阳扇(霍都)→(喜欢)金玲索(小龙女)



清风徐来

3.
“如今我们已天各一方,生活得像周围人一样。”
孔垂楠有时觉得认真起来的陈秋实,真的特别打动人。
看着陈秋实一个人站在那用情的唱歌,孔垂楠觉得那个画面简直美得像画一样,让人不忍心去打扰。
“多少恍惚的时候,仿佛看见你~”
“啧!”
“噗!”
果然帅不过三秒。
陈秋实听见声音,转过头看了看孔垂楠。
“笑个屁啊!”陈秋实不爽的说道。
“咳,”孔垂楠清了清嗓子,一下子就变得正经起来,“我哪笑了啊。”
“……”
“这么认真,练歌?”孔垂楠走近陈秋实,看了看陈秋实手机上还在播放着刚才的歌曲。
“嗯,我可不想一会儿上台的时候丢人。”陈秋实回答着却没有看孔垂楠,只是摆弄着自己手里的耳机。
“哦,表演的歌曲啊~”孔垂楠说着眉头也跟着皱了皱,来之前他就已经接到通知说他的节目可能上不了了,虽然没有确切的结果,但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本来以为陈秋实他们已经知道了,但看陈秋实现在这个样子,看来是还不知道。
“怎么了?”
“哦,没事。”孔垂楠想了想还是一会儿再说吧,“我们先回去呗。”
两个人说着也就回到了休息室。
“回来了。”
“咋了,这是?”陈秋实觉得气氛不太对,明明出去之前还挺好的呢。
“没事,就是刚刚有人来通知,晚上咱们的节目pass了。”
“……”陈秋实一下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但是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让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内个。。。”
“没事儿,”孔垂楠刚要说话就被陈秋实打断了,“我还以为怎么了呢,这不挺好的,我们还能好好的做个观众,也不用紧张啦。”说着就像蔡照的方向走去,一屁股坐在了蔡照旁边。
蔡照看了看陈秋实,又看了看孔垂楠,低头在陈秋实耳边不知道再说什么。
看着两个人耳语,孔垂楠突然觉得自己好想很多余。孔垂楠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陈秋实,可是陈秋实好想一直没有察觉,和蔡照越聊越嗨,声音越聊越大。
“卧槽!”陈秋实和蔡照不知道说着什么,蔡照突然把陈秋实压在沙发上。
“啧。”孔垂楠看着,脸又黑了几分。
“哈哈哈,大垂看看人家照实,你cp呢?”
陈秋实推开蔡照,正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等着孔垂楠回答。
孔垂楠用手捂着脸,不再去看陈秋实,“分手了。”
“噗,哈哈哈,”陈秋实一下子没忍住,“大垂,你太可爱了,不行,笑死我了。”
“至于吗?”蔡照递给陈秋实一瓶水,又看了看孔垂楠,“你小心乐极生悲。”
“陈秋实,你晚上给我等着的。”
孔垂楠话一出口,整个休息室都安静了一下,陈秋实刚喝进嘴里的水,差一点就喷了出来。
陈秋实抬头蹬了孔垂楠一眼,有喝了一口水,下意识的向四周瞟了瞟。
“咳,额,我刚才是不是get到了不得了了的点。”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你们听到了什么就是什么啊。”孔垂楠径直的朝陈秋实走过去,一把拿过陈秋实里的水,若无其事的喝了起来。
“呵呵!”
陈秋实觉得现在除了这两个字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乖。”孔垂楠把水塞到陈秋实手里,走到一边坐在椅子上等着一会儿化妆师来化妆。
“我靠!这是真的啊?!”
“你们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
“啊啊啊!大垂,你竟然拆了我萌的cp!”
“来,化妆吧。”孔垂楠面对所有人的质问表示的极为淡定。
所有人也因为孔垂楠的这种淡定,觉得八卦不到什么,而不了了之了,只不过接下来的时间,大家的目光会时不时的看向陈秋实。
“我觉得,你晚上不太好过。”蔡照拍了拍陈秋实的肩膀说道。
“大哥,你就别嘲笑我了行嘛!”
“我这是关心你。”
陈秋实看了看蔡照,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谢谢!”
还好接下来的活动没有再出别的什么意外,一切也都平安的结束了。孔垂楠下午所说的话,也只是当时想宣示一下主权而已,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来。
孔垂楠晚上躺在床上,给陈秋实发了好多条信息都没有得到一条回复,孔垂楠想这个小祖宗可能又傲娇了,想着等会再去哄他,闲着无聊就拍了张自拍发了个微博。
孔垂楠发完微博,有在微博上搜了一下自己的名字,看了没几条,孔垂楠的眉毛就皱了起来。也许是最近势头太旺,又加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在微博上黑孔垂楠的料也层出不穷。有的是无中生有,也有当时一时开玩笑随口说出的话,现在都被拿来当做把柄,实锤来黑一黑。
孔垂楠觉得所有的疲惫感在这一瞬间蜂拥而上,拍戏的紧张,新歌的宣传,孔垂楠现在觉得自己真的很想要找一个人倾诉一下。随手翻了翻手机联系人,突然发现不知道该打给谁,划到了“小祖宗”三个字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出去。
“喂?”
“还在玩啊?”
“没有,在床上。”陈秋实看见是孔垂楠打来电话的时候,没犹豫直接把手机扔到一边,并没有想接的欲望。等了一会儿,手机还在一直响,陈秋实才伸手把手机拿过来接了起来。
陈秋实觉得孔垂楠那边情绪不太好,好像和平常不太一样,两个人都在电话一边沉默了一下。
“没事,我就是看看你睡了嘛,早点睡吧,晚安。”
“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孔垂楠话语一顿,“秋实,你有没有后悔过,后悔从事这个行业?”
“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突然觉得,从一个普通人到一个需要完完全全被曝光在所有人面前,我觉得,我好像并没有像想象中接受的那么好。”
“大垂,”陈秋实缓缓的叫了孔垂楠的名字,“一切都会好的。”
这句话是孔垂楠在陈秋实每次情绪低落的时候都会对他说的话,这次从陈秋实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孔垂楠才觉得自己平时说这话的时候是多么苍白。
“我好想抱抱你。”
“我也想。”陈秋实声音闷闷的说道,“你知道嘛,我也想过放弃,我觉得我自己一点也不适合这个行业,又不会说话,又没什么能力,又容易惹麻烦,可是我又舍不得,除了我真的很喜欢演戏,唱歌,还有就是我舍不得支持我的人。就算有再多的人黑我,她们都不会走,我怎么可以辜负她们。”
“大垂,你比我好的多,人缘又好,演技又棒,喜欢你的人又这么多,你舍得离开嘛?”
“哈哈,”孔垂楠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笑声,“原来我家小祖宗也会安慰别人啊,我没事的,只不过最近事情比较多,精神和身体上都有些累,低气压严重了点,没别的事。”
“嗯。”陈秋实默默的应了一声。
“明天就又要分开了啊,真想好好的再抱抱你。”孔垂楠顿了顿说道,“秋实,我真的想你了。”
“嗯。”
“好想光明正大的拥抱你,好想把你一直绑在我身边。”
“孔垂楠,”陈秋实突然开口,“你是我努力的最大动力。”
电话那边传来些许低笑,“我知道,快睡吧,晚安。”
“嗯。”

把和你在一起当做梦想,一点也夸张。
我无比幸运,在那个稚嫩的年纪,我和你,早就变成了我们。
我不需要用几克拉拴住承诺,我知道你不会骗我。
假如我们能湮没于人海中,是不是就能够肆无忌惮的拥有普通人的生活。
我们的故事既然开始了,就不要有结束的那一天。
我们的生命终将归零,但在此之前,请不要放开我的手。

                                                  ——END





——————————————分界线—————————————
当当当~当时随便开了个脑洞。。。没想到竟然填了将近一个月。。。垂实的话。。。到现在还是有一些梗戳我萌点。。。不过应该也不会再开了。。毕竟现在真是真·邪教。。。哈哈哈。。。接下来会慢慢填之前青秋的坑了。。总之谢谢发文的这段时间。。有小伙伴们的支持。。由衷的感谢。。。我们青秋文再见!

清风徐来

清风徐来
2.
“歌还不错。”
孔垂楠在忙着下午的新歌发布会的时候,就收到了陈秋实的信息。
“没什么表示嘛?”
“我叫蔡照也帮你评论了。”
孔垂楠看着陈秋实的话,眉毛跳了跳,为了防止自己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举动,孔垂楠决定还是不要和陈秋实继续对话下去比较好。
“我晚上十一点多的飞机。”
孔垂楠刚才的想法被陈秋实这句话一下子弄得烟消云散了。
“这么晚,怎么这么着急?”
孔垂楠没有等到陈秋实的短信,却接到了陈秋实打来的电话。
“喂,还在忙?”
“没有,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孔垂楠在沙发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晚上就走,这么着急?”
“还好吧,就是想。。。阿嚏,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想先去看看,”陈秋实揉了揉鼻子接着说道,“跟你不一样啊,大忙人。”
“你少来,”孔垂楠听出陈秋实语气中的嘲讽,“晚上走的时候多穿点,又感冒了吧你。”
“嗯,是有点,不过也没事,习惯了。”陈秋实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种事情还能习惯!
孔垂楠暗自想到,但还是决定换一个话题,他可不想在这件事上和陈秋实继续讨论。
“咳,对了,歌还可以吧?”
“不是说了嘛,还不错。”
“那,就麻烦你帮帮我打打广告了。”
“不是让蔡照帮忙了嘛?”
孔垂楠觉得自己可能上辈子真的做了什么孽,不然怎么会遇到陈秋实这个小祖宗。
“不跟我这提蔡照你不高兴是吧。”
“有嘛?”陈秋实一股欠揍的语气说着,“我先挂了啊。”
说着没等孔垂楠反应过来,陈秋实内边就挂了电话。
“也不知道打这个电话是干什么的。”孔垂楠握着手机小声的抱怨了一句,但脸上宠溺的表情出卖了他。
而另一边,陈秋实那里。
“又拿我挡枪?”蔡照坐在一旁看着陈秋实。
陈秋实笑了笑,“我先回去了。”
“回去干嘛?”
“打广告。”
以前听过孔垂楠唱歌,陈秋实一直都觉得孔垂楠唱的不算难听,但要是说好听好像也谈不上,可是这次的歌,也许是因为是给粉丝的歌,陈秋实觉得这次孔垂楠唱的很用心,很用情。
想了想,陈秋实还是决定不要打广告打得太明显比较好,毕竟有些事他也是怕了。

“哦对,今天,今天,没事一会儿再说。”
陈秋实一句话公屏都要疯了,陈秋实看着公屏,想着还是先说了吧。
“就是孔垂楠不是出新歌了吗,就是,七点还是几点啊,在糖果三层,你们想看的可以去看。”
“真不是打广告,就是顺嘴一说,你们爱看不看,不看可以接我啊,不是,可以送我。”
公屏上根本没有因为陈秋实的解释改变什么,清一色的刷着“打广告”。
“真不是打广告,人家打广告给钱的好嘛,人家又不给我钱,你们没事的,不想去送我的,去看嘛,无所谓打发打发时间嘛。”
“我,大方,我,嗨,有些事情并不能跟你们说。”

晚上陈秋实和蔡照候机的时候,陈秋实一直忍不住的在打喷嚏。
“没事吧你?”
“有点感冒。”
陈秋实这个有点感冒一直到上了飞机都没能停。
“你这次有点严重啊。”蔡照一脸担心的看着陈秋实,“真没事?”
“阿嚏~没事。”陈秋实又把自己的口罩戴上了,“就是不会有别的艺人吧,那我也太丢人了。”
“你前面。”蔡照小声的提醒了一下。
陈秋实抬头看了一眼,正巧坐在前面的张艺兴回头,张艺兴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陈秋实恨不得当时找个东西把自己盖住,简直太尴尬了。

“呼,总算是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陈秋实刚想在床上躺一会儿就听见手机在一边响。
“喂。”
“刚到酒店吧。”
“嗯,你还没睡啊,都这么晚了。”
“想你了啊,想着这个时间你也该到了。”
孔垂楠才不会告诉陈秋实,为了防止自己睡着起不来,订了提前20分钟闹钟。
“切~”陈秋实在床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我跟你说,你知道我今天在飞机上多丢人嘛,张艺兴真的听我打了一飞机喷嚏,那可是前辈啊,唉,太尴尬了。”
孔垂楠听着陈秋实这个说着,忍不住笑出了声,“谁让你感冒的,平时说你你还不听。”
“重点不对好嘛!”
“那重点是?”
“你是不是真傻啊!”陈秋实翻了个身,“你说,你第一次参加这种盛典什么感觉啊?”
“嗯,很激动,也很紧张。”
“我现在也是这样,不过,更多的是知足。”
“知足?”
“嗯,你说,其实我一直也没觉得自己多好,而且我有时都觉得自己这样,对她们来说一点都不值得,”陈秋实笑了笑接着说,“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能收获这么多,真的,我从没想过能离曾经报纸网络上的偶像这么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真的特别知足。”
“大晚上的这么感性啊。”孔垂楠知道这是陈秋实的心里话,他知道仅管陈秋实在镜头前永远都是笑着的,好像永远都是欢乐的,可是内心还是犹如孩子般柔软。
“这些话,你跟她们说她们会很高兴的。”
“找机会说吧,我怕自己会不好意思。”陈秋实想了想接着说道,“而且,这些话也想跟你说。”
“明知道我这么混蛋,还是那么容忍我,真的是。。。”
“停停停!”孔垂楠实在听不下去了,“你这大晚上的瞎感慨什么啊!”
“好不容易想深情一把,你还这么扫兴,懒得理你了,我挂了啊。”
“好好好,睡吧睡吧,明天见。”
“再见!”

还好在迷途里,遇见你
愿有生之年,行最长之路

清风徐来

1.
“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人理所当然的忘记,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
“卧槽,你有没有完了!”陈秋实摘下耳机把耳机扔到桌子上,回头看着孔垂楠。
“我怎么了?”
“跑我家里,打扰我练歌不说,还自己唱起个没完。”
可是孔垂楠却没有半点回应,把电脑播放器上的歌换成了《清风徐来》,转过来看了看陈秋实。
“铭心刻骨,就要一意孤行,越是憧憬,越要风雨兼程。”
“......”
陈秋实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炸了,孔垂楠却很识相的走到陈秋实旁边,“怎么,就允许你练歌,我就不行了?”
“要练你怎么不回你家练去,跑我这来干嘛!”陈秋实说着白了孔垂楠一眼。
孔垂楠站起来看了看陈秋实,“剧组就给了我三天的假,我可是下了飞机直接就过来了,你,不想见我?”
陈秋实把头一扭也不去看孔垂楠。
孔垂楠知道陈秋实在闹别扭,笑了笑,把陈秋实的头转过来,让他抬头看着自己,“知道明天什么日子吗?”
陈秋实一把打开孔垂楠的手,站起来走到电脑面前,把电脑的播放器关掉,转过身看着孔垂楠说道,“明天?4月8号。”
“明天我单曲要发了。”
“哦,然后呢?”
孔垂楠看着陈秋实,无奈的笑了笑,有走近陈秋实,“所以,麻烦你帮我打打广告。”
“看我心情吧。”就是这么傲娇,陈秋实心里想到。
孔垂楠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慢慢环抱住陈秋实。
“身上都是蔡照的味道。”孔垂楠不满的说道。
“有嘛?最近也就见了蔡照三四次啊。”
知道这人是故意气自己的,孔垂楠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好像要把对方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喂,”陈秋实被抱的有点喘不过气来,轻轻推了推孔垂楠,“你什么时候拍完戏?”
孔垂楠放开怀里的人,“还有段时间,你呢,接下来该忙了吧?”
“嗯,”陈秋实双手撑着桌子,靠在桌子上抬头看了看孔垂楠,“等蔡照发了新歌,我的也就快了,接下来就该忙了。”
“工作好好加油,也要照顾好自己。”孔垂楠看着眼前的人,真是恨不得把这个人一直放在自己双手可以触及到的地方,让自己随时随地都能触及到。
“你也是啊,”陈秋实向后仰了仰,伸了个懒腰,侧头看着孔垂楠说道,“你多好啊,这么快就能拍正剧了。”
“会有机会的。”孔垂楠捏了捏陈秋实的手,“都会好的。”
“但愿吧。”陈秋实话里带着些许苦笑的味道。
“秋实。”
陈秋实抬起头正要应答,映入眼帘的就是孔垂楠凑近的脸,下一秒,陈秋实就觉得自己嘴唇上好像触碰到了很柔软的东西。
这些动作好像发生的太自然,以至于陈秋实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但孔垂楠没有给陈秋实分神的时间,一次又一次的加深了这个吻,但也只是单纯的吻着。直到陈秋实快要窒息了,孔垂楠才放过他。
“想你了。”孔垂楠低沉的嗓音说出来这三个字,让陈秋实觉得眼眶好像酸了。
“嗯。”
“一切都会好的。”孔垂楠说着还是抱住了陈秋实,用手轻轻的拍着陈秋实的背,好像在安慰小朋友一样。
“我知道。”
何其有幸,得与你陌路相遇。
何其有幸,能与你携手白头。

“孔垂楠。”
“嗯?”
“你就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嗯。”
“陈秋实。”
“嗯?”
“你。。。好像胖了。”
“滚出去!”

想了想自己对青秋的看法。。。就当做是发发牢骚吧😊😊😊

ps.内篇青秋文更名为也许以后。。。因为我看的大部分青秋文都是be。。。所以我希望我自己能给他们一个he的结局。。在我看来完美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