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入我怀

占个tag表白一下各位太太
叶蓝简直太美好了。。能在放假前收到简直太开心了٩(๑^o^๑)۶
然后抄送 @2018叶蓝台历情报公开处 辛苦了

“你不说,我不说,她们都不说,那藏在心里好不好。”
妈蛋啊!前两天补视频被姑爷的这句话戳到了泪点

今天看艾艾直播,唱花好圆月夜,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是舍不得毕业啊
唉!

梦间集原著人物关系连携整理

整理的超棒,谢谢太太

阿笑乖乖:

梦间集原著人物关系


[ps:修改了一下,有些不对的地方修改了然后有些补充了一下。也欢迎大神继续补充,希望我能抽到紫薇(趴下)]


五花:
玄铁重剑[杨过]:
[宝器横世—倚天剑]:玄铁重剑熔铸成倚天和屠龙,梦间集里倚天和屠龙的爸爸。
[重剑之锋—屠龙刀]:见倚天。
[神雕剑侠—君子剑]:同物主。


紫薇软剑[独孤求败]
[锋芒毕露—青光利剑]:同物主。
[刚柔并济—玄铁重剑]:都为独孤求败遗物。
[怀柔天下—金玲索]:杨过于蛇腹中取得紫薇软剑,连携为小龙女。


孤剑[公孙止]:
还没出


碧海玉箫[黄药师]:
[桃花落英—分水峨眉刺]:峨眉刺[黄蓉]为玉箫[黄药师]之女[子?],连携为父女[子?]关系。
[散花去势—毒龙银鞭]:毒龙[梅超风]为玉箫[黄药师]之徒,新修版玉箫[黄药师]对毒龙[梅超风]有爱慕之心?连携属于师徒关系。
[东邪北丐—绿竹棒]:都为五绝之一。


圣火令[张无忌]:
[号令群雄—屠龙刀]:都归张无忌所有。
[弱水柔易—真武剑]:和张三丰的连携。
[丹心如故—白虹剑]:教主与护教法王。


真武剑[张三丰]:
[了悟红尘—倚天剑]:郭襄出家后,张君宝也出家变成张三丰了。
[弱水柔易—圣火令]:和张无忌的连携。
[雏凤清声—屠龙刀]:同上。


青光利剑[独孤求败]:
[锋芒毕露—紫薇软剑]:都为独孤遗物。
[无坚不摧—玄铁重剑]:为独孤遗物。
[其利断金—倚天剑]:原设里都锋利无比。


归一剑[王重阳]:
[北斗七星—秋水剑]:王重阳创北斗七星阵,秋水剑曾为他的武器,后送给孙不二。
[譬如朝露—金玲索]:连携是林朝英,好吧,这一对冤家情侣。


灵蛇[欧阳锋]:
[忠贞不渝—飞燕]:见飞燕。
[龙蛇相泯—绿竹棒]:都为五绝之一。
[蛇蝎为心—紫薇软剑]:可能是因为欧阳锋养蛇,紫薇被蛇吞入过。


神雕[独孤求败的伙伴,杨过的半师半友]:
[绝世寒光—倚天剑]:?
[一击破敌—玄铁重剑]:神雕为杨过伙伴,玄铁为杨过所有。
[冠绝三军—密宗金轮]:随杨过从金轮法王底下救出郭襄。


四花:
毒龙银鞭[梅超风]:
[散花去势—碧海玉箫]:详见玉箫。
[同音共律—分水峨嵋刺]:峨眉刺[黄蓉]与毒龙[梅超风]为师姐妹[兄弟?]
[骷髅百爪—浮生剑]:浮生剑[杨康]为毒龙[梅超风]之徒,连携属于师徒关系。


妙手白扇[朱聪]:
[契若金兰—伏魔杖]:江南七怪义结金兰,属于义兄弟关系。
[刁钻古怪—虎头金刀]:江南七怪为虎头金刀[郭靖]启蒙师父, 连携属于师徒关系。
[冤家路窄—毒龙银鞭]:“江南七怪”张阿生被“黑风双煞”之一陈玄风杀死,毒龙[梅超风]双眼也被江南七怪刺瞎。


飞燕[欧阳克]:
[忠贞不渝—灵蛇]:表面叔侄,实际为父子[亮瞎了我的眼]
[不共戴天—浮生剑]:欧阳克调戏穆念慈,被杨康所杀。[这个代入简直太tm带感了。]
[桃花流水—分水峨眉刺]:欧阳叔侄曾去桃花岛提亲,欧阳克喜欢黄蓉。[把飞燕代入欧阳克简直不敢想象]


齐眉棍[张君宝(张三丰)]:
[佛道同源—倚天剑]:一见倚天(郭襄)误百年(?),深爱(暗恋)倚天(郭襄)一人一辈子。
[一脉相连—真武剑]:同物主。


绿竹棒[洪七公,梦间集里为浮生剑假扮]:
[浮游逍遥—柳叶刀]:教了柳叶刀[穆念慈]三天逍遥游。
[神丐传人—分水峨嵋刺]:丐帮帮主传给了峨眉刺[黄蓉]。


白虹剑[殷天正]:
[丹心如故—圣火令]:教主与护教法王。不过圣火令是张无忌的,白虹剑是殷天正的,那么……[补充:白眉鹰王虽然另立天鹰教,但护教之心未变,最后归教,外公和外孙的连携]
[一代宗师—真武剑]:邪道与正道宗师。


秋水剑[孙不二]:
[刚劲柔肠—金玲索]:秋水剑曾为王重阳之武器,后送给孙不二。与林朝英的连携,或许也可以理解为孙“刚”?龙“柔”?
[万骨皆枯—毒龙银鞭]:毒龙银鞭[梅超风]于牛家村遇全真七子,双方大战。


浮生剑[杨康]:
[靖康之义—虎头金刀]:结义兄弟。
[骷髅白骨—毒龙银鞭]:师徒关系。


倚天剑[郭襄]:
[武林至尊—屠龙刀]:都为玄铁重剑熔铸而成,“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了悟红尘—真武剑]:郭襄出家,张君宝也随之出家。
[宝器横世—玄铁重剑]:见玄铁。


屠龙刀[张无忌]:
[武林至尊—倚天剑]:见倚天。
[重剑之锋—玄铁重剑]:见玄铁。
[号令群雄—圣火令]:都归张无忌所有。


淑女剑[小龙女]:
[花前月下—君子剑]:和杨过的连携。
[洛神凌波—金玲索]:同物主。
[古墓双绝—银缕拂尘]:银缕拂尘[李莫愁]为淑女剑[小龙女]的师姐(兄?)。


君子剑[杨过]:
[花前月下—淑女剑]:为小龙女的连携。
[神雕剑侠—玄铁重剑]:同物主。
[回马枪—浮生剑]:君子剑[杨过]为浮生剑[杨康]之子,连携属于父子关系。


银缕拂尘[李莫愁]:
[千丝万缕—金丝冰绡]:师姐妹(兄弟?)
[风月无情—冰魄银针]:同物主。
[灭情绝意—倚天剑]:抢走襁褓中的倚天[郭襄],并当了几天奶妈(爸?),待之如亲女(儿?)


冰魄神针[李莫愁]:
[风月无情—银缕拂尘]:同物主。
[暗毒伤人—御蜂]:师姐妹[兄弟?]
[赤口毒舌—毒龙银鞭]:被拿来与毒龙[梅超风]比较。


灵狐[瑛姑]:
[神机妙算—分水峨嵋刺]:峨眉刺[黄蓉]叫破灵狐[瑛姑]的算题答案。
[大智若愚—虎头金刀]:瑛姑嫌郭靖蠢。


九曲青丝[公孙止]
[天网无情—孤剑]:同物主。
[密网恢恢—曦月刀]:同物主。
[青衫冷颜—龙骨寒星]:夫妻连携。


曦月刀[公孙止]
没出


三花:
金刚降魔杵[达尔巴]:
[金鼓齐鸣—密宗金轮]:降魔杵[达尔巴]为密宗金轮[金轮法王]二弟子 连携属于师徒关系。
[金刚怒目—洛阳扇]:为师兄弟。
[看朱成碧—君子剑]君子剑[杨过]戏弄过降魔杵[达尔巴]。


洛阳扇[霍都]:
[大浪淘沙—密宗金轮]:洛阳扇[霍都]为密宗金轮[金轮法王]三弟子。属于师徒关系。
[金刚怒目—金刚降魔杵]:详见降魔杵。
[云霓之望—金玲索]:洛阳扇[霍都]去提亲。


龙骨寒星[裘千尺]:
[绝处相逢—君子剑]:君子剑[杨过]在鳄鱼池遇到龙骨寒星[裘千尺]。
[冷剑飞星—曦月刀]:夫妻连携
[笑面毒心—孤剑]:夫妻连携
(关于这一对,死一起也是活该)


越女剑[韩小莹]:
[棠棣之花—妙手白扇]:“江南七怪”,结义金兰。
[绿鬓朱颜—淑女剑]:唯二女性。


柳叶刀[穆念慈]:
[绣鞋锦袍—浮生剑]:柳叶刀[穆念慈]为浮生剑[杨康]之妻。
[毒龙出洞—杨家枪]:柳叶刀[穆念慈]被杨家枪[杨铁心]收作义女(子?)
[浮游逍遥—绿竹棒]:见绿竹。


杨家枪[杨铁心]:
[毒龙出洞—柳叶刀]:见柳叶刀。
[生龙活虎—虎头金刀]:一直在寻找虎头金刀[郭靖]。


虎头金刀[郭靖]:
[只如初见—分水峨眉刺]:夫妻连携。
[谆谆教导—伏魔杖]:师徒连携。
[刁钻古怪—妙手白扇]:师徒连携。


分水峨眉刺[黄蓉]:
[桃花落英—碧海玉箫]:见玉箫。
[只如初见—虎头金刀]:夫妻连携。
[同音共律—毒龙银鞭]:师姐妹(兄弟?)。


金玲索[小龙女]:
[金体玉魄—金丝冰绡]:同物主。
[巧夺天工—御蜂]:同物主。
[洛神凌波—淑女剑]:同物主。


御峰[小龙女]:
[巧夺天工—金玲索]:同物主。
[浑然天成—金丝冰绡]:同物主。
[暗毒伤人—冰魄银针]:师姐妹[兄弟?]


金丝冰绡[小龙女]:
[金体玉魄—金玲索]:同物主。
[浑然天成—御蜂]:同物主。
[千丝万缕—银缕拂尘]:师姐妹[兄弟?]


那迦[尼摩星]:
[当世宗师—密宗金轮]:同样效力于蒙古。
[暗地暗毒—冰魄银针]:被杨过布下陷阱中毒。


流光银刀[陆无双]:
[五指血印—银缕拂尘]:拂尘[李莫愁]灭陆家满门,后成拂尘[李莫愁]之徒。
[百记破敌—君子剑]:假扮新婚夫妇避开敌人。心系君子剑[杨过]。
[眉含秋霜—金玲索]:君子剑[杨过]早期觉得她俩很像(?)这个词是描述小龙女的。


伏魔杖[柯镇恶]:
[谆谆教导—虎头金刀]:师徒关系。
[契若金兰—妙手白扇]:结义金兰。
[狭路相逢—银缕拂尘]:伏魔杖[柯镇恶]遇正想灭陆家满门拂尘[李莫愁]。


密宗金轮[金轮法王]:
[舍身饲虎—倚天剑]:欲收倚天[郭襄]为徒,后谋杀未遂。新修版中法王(国师?)对其待之如亲女(儿?)疼爱非常。并且成为金轮徒弟,而金轮最后为其而牺牲。
[金鼓齐鸣—金刚降魔杵]:师徒。
[当代宗师—那迦]:见那迦。


——关于涉及原著的cp:


玄铁重剑+君子剑(杨过)x金玲索+御蜂+金丝冰绡+淑女剑(小龙女)


虎头金刀(郭靖)x分水峨眉刺(黄蓉)


浮生剑(杨康)x柳叶刀(穆念慈)


九曲青丝+曦月刀+孤剑(公孙止)x龙骨寒星(裘千尺)


归一剑(王重阳)x金玲索(林朝英)


【这些算是原著的cp连携?】


——以及单恋组的连携(不能算是cp,不过萌不萌看自己?):


真武剑+齐眉棍(张三丰)→(暗恋)倚天剑(郭襄)


流光银刀(陆无双)→(倾心)君子剑(杨过)


飞燕(欧阳克)→(喜欢?)分水峨嵋刺(黄蓉)


洛阳扇(霍都)→(喜欢)金玲索(小龙女)



清风徐来

1.
“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人理所当然的忘记,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
“卧槽,你有没有完了!”陈秋实摘下耳机把耳机扔到桌子上,回头看着孔垂楠。
“我怎么了?”
“跑我家里,打扰我练歌不说,还自己唱起个没完。”
可是孔垂楠却没有半点回应,把电脑播放器上的歌换成了《清风徐来》,转过来看了看陈秋实。
“铭心刻骨,就要一意孤行,越是憧憬,越要风雨兼程。”
“......”
陈秋实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炸了,孔垂楠却很识相的走到陈秋实旁边,“怎么,就允许你练歌,我就不行了?”
“要练你怎么不回你家练去,跑我这来干嘛!”陈秋实说着白了孔垂楠一眼。
孔垂楠站起来看了看陈秋实,“剧组就给了我三天的假,我可是下了飞机直接就过来了,你,不想见我?”
陈秋实把头一扭也不去看孔垂楠。
孔垂楠知道陈秋实在闹别扭,笑了笑,把陈秋实的头转过来,让他抬头看着自己,“知道明天什么日子吗?”
陈秋实一把打开孔垂楠的手,站起来走到电脑面前,把电脑的播放器关掉,转过身看着孔垂楠说道,“明天?4月8号。”
“明天我单曲要发了。”
“哦,然后呢?”
孔垂楠看着陈秋实,无奈的笑了笑,有走近陈秋实,“所以,麻烦你帮我打打广告。”
“看我心情吧。”就是这么傲娇,陈秋实心里想到。
孔垂楠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慢慢环抱住陈秋实。
“身上都是蔡照的味道。”孔垂楠不满的说道。
“有嘛?最近也就见了蔡照三四次啊。”
知道这人是故意气自己的,孔垂楠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好像要把对方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喂,”陈秋实被抱的有点喘不过气来,轻轻推了推孔垂楠,“你什么时候拍完戏?”
孔垂楠放开怀里的人,“还有段时间,你呢,接下来该忙了吧?”
“嗯,”陈秋实双手撑着桌子,靠在桌子上抬头看了看孔垂楠,“等蔡照发了新歌,我的也就快了,接下来就该忙了。”
“工作好好加油,也要照顾好自己。”孔垂楠看着眼前的人,真是恨不得把这个人一直放在自己双手可以触及到的地方,让自己随时随地都能触及到。
“你也是啊,”陈秋实向后仰了仰,伸了个懒腰,侧头看着孔垂楠说道,“你多好啊,这么快就能拍正剧了。”
“会有机会的。”孔垂楠捏了捏陈秋实的手,“都会好的。”
“但愿吧。”陈秋实话里带着些许苦笑的味道。
“秋实。”
陈秋实抬起头正要应答,映入眼帘的就是孔垂楠凑近的脸,下一秒,陈秋实就觉得自己嘴唇上好像触碰到了很柔软的东西。
这些动作好像发生的太自然,以至于陈秋实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但孔垂楠没有给陈秋实分神的时间,一次又一次的加深了这个吻,但也只是单纯的吻着。直到陈秋实快要窒息了,孔垂楠才放过他。
“想你了。”孔垂楠低沉的嗓音说出来这三个字,让陈秋实觉得眼眶好像酸了。
“嗯。”
“一切都会好的。”孔垂楠说着还是抱住了陈秋实,用手轻轻的拍着陈秋实的背,好像在安慰小朋友一样。
“我知道。”
何其有幸,得与你陌路相遇。
何其有幸,能与你携手白头。

“孔垂楠。”
“嗯?”
“你就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嗯。”
“陈秋实。”
“嗯?”
“你。。。好像胖了。”
“滚出去!”